第487章 命懸一線

文 / 一念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小÷說◎網】,♂小÷說◎網】,

    第487章命懸一線

    話說間,兩個已經走到了病房,眾人看桂老親自迎來的醫學高手竟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心中不由得暗暗詫異,這個人也太年輕了,就算是從娘胎里學習醫術,現在也不可能有太高的造詣,如果不是出于對桂老的信任,他們幾乎都要懷疑這伙是個騙子了。

    現在杰西身上幾乎已經全麻了,除了一個腦袋外,其他的地方連動都不能動,而且他覺得身體內的毒素形成一冰冷的寒線,正緩緩的向他的心臟處侵蝕。

    葉皓軒見到他的時候,他就象是一頭死狗一樣,眼巴巴的看著葉皓軒。

    葉皓軒上前搭了搭他的脈,他才發現這家伙的病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一點。

    他皺了皺眉頭,然后取出一顆平時自制的藥丸,這個藥丸當然不是那種能起死回生的,開玩笑,那可是救命的仙丹,用一顆就少一顆,葉皓軒是用來急救的,這家伙還不配。

    這藥只是對排毒清淤的效果有特效,不過這藥刃黑乎乎的,看起來就象是用泥巴搓成的一樣,而且他一從**子里取出來,整個病房就充斥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把這個吃了,我給你們行針。”葉皓軒把藥丸丟到了那洋妞的跟前。

    那洋妞被這味道嗆的差點吐了,因為這個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她不禁大怒,猛的站起來,直接把藥丸丟到地上,怒道:“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是毒藥,你是要害死杰西。”

    葉皓軒的臉色一沉,他冷笑道:“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嗎?為什么要給你吃毒藥?”

    “就因為我們之前起沖突,你們太可惡了,因為一點小事就要害人。”布蘭妮尖叫道。

    “傻逼……”葉皓軒冷冷的掃了她一眼,然后轉身道:“桂老,不是我不出手,這是病人不配合,既然他想死,那就讓他死好了。”

    桂老也是一臉的怒容,他真想把這對狗男女直接趕出去,他沉聲道:“不治也罷,那就讓他們在這里等死吧。”

    “你,你不能這樣,我們是貴賓。”

    這洋妞也看了來這里桂老才是老大,現在桂老都動怒了,她馬上老實了起來。

    “你們哪里尊貴了?不是一個腦袋兩個肩膀,你們是三頭六臂還是雌雄同體?老子用醫術給你們看病,你們出相應的報酬,你可以看成是交易,不是你們施舍老子。”葉皓軒冷冷的說。

    “在過一個小時,他腿上的毒素就會破壞周圍的神經,等著截肢吧。”葉皓軒說著就要甩門而出。

    那洋妞嚇了一跳,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又不是傻子,看得出來周轉的醫生對她男朋友的病束手無策,直到現在她才害怕了起來,可是她還是猶豫著要不要相信葉皓軒那顆藥真的能不能治病。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連門都來不及敲就闖了進來,他進門就叫道:“桂老,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這么慌慌張張的?”桂老眉頭一皺道。

    “黃老,黃老的孫女被蛇咬了,現在毒性已經順著血液蔓延到心臟了。”那醫生的臉色煞白。

    “黃老孫女?”

    葉皓軒臉色一變,連忙摸出手機,由于他的手機調的是靜音,所以他沒有聽到,只見手機上已經有黃紹輝夫婦以及黃老本人不下三十個未接來電。

    “糟了。”葉皓軒一驚,他一把扯住那醫生的衣領喝道:“在哪里呢,快告訴我黃老他們在哪里。”

    “就,就在外面。”那醫生嚇了一跳,他結結巴巴的說。

    葉皓軒一把推開他,轉身就闖了出去,黃老的孫女就是他小兒子黃明的女兒,今年不到九歲,如果真因為他沒有聽到來電而出事,他會自責一輩子的。

    剛出門,只見一輛軍車吱的一聲停到了門口,黃明臉色鐵青大步從車上跑下來,他邊跑邊喝道:“桂老,桂老在不在?”

    “明叔,我在這里,茵茵怎么樣了?”葉皓軒連忙迎了上去。

    這個時候黃明的妻子已經哭的雙眼通紅了,黃紹輝夫婦也從車的后背廂里跑了下來,黃邵輝的懷里抱著自己的小堂妹黃茵茵。

    “皓軒,這里呢,快來看看。”

    黃邵輝連忙抱著茵茵跑了出來,這個時候桂老也顧不上那對刁鉆的外國貴賓了,一行人推著一輛手推車跑了出來。

    “桂老,你一定要救救茵茵……”

    黃明夫婦對葉皓軒并不熟悉,一時間倒忘了葉皓軒的醫術是很高明的,所以就直奔黃老去了。

    葉皓軒一把將茵茵接過來,然后放在手推車上,他一把搭在茵茵的脈博上,他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傷口在哪里?”葉皓軒轉身向黃邵輝問。

    “手臂上。”黃紹輝向茵茵的右手一指。

    葉皓軒一把將她的,袖子挽了起來,只見她潔白的手臂現在已經顯得發黑發紫,尤其是兩個圓圓的齒印更是顯得猙獰。

    桂老這個時候也把完了脈,他的臉色凝重,轉身問道:“被咬多久了?”

    “不,不知道,至少有三個小時了,就是她在別墅外的園子里逛了逛回去,晚飯的時候突然喊手疼,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變黑了。”

    黃明的妻子姜亦云抽抽搐搐的說,看到女兒的手黑紫發腫,她是被嚇壞了。

    “桂老,你有沒有什么好的辦法?”黃明鎮定的問。

    “發現的太晚了,沒有經過處理,恐怕……”桂老邊說邊搖頭道:“這條手臂,要保不住了,因為毒素已經滲入到神經組織里了……”

    姜亦云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她失聲痛哭了起來。

    “你先不要哭,小葉在這里呢,他肯定會有好的辦法。”桂老連忙安慰道。

    江冰上把自己的小嬸攬在懷里安慰道:“嬸嬸,你先不要急,葉醫生在這里的,肯定沒事,邵輝以前那么嚴重,現在不都被他治好了嗎?”

    “葉,葉醫生,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茵茵,她還小,她才八歲啊。”姜亦云邊說邊流淚。

    “小葉,請你務必要幫幫忙。”黃明神色一緊,這才想起來葉皓軒也是位醫術高明的醫生,之前黃紹輝的強直性脊柱炎,就算是桂老也沒有辦法,而經他治療,竟然奇跡一般的治好了。

    “明叔,你放心,我正在想辦法。”葉皓軒說著取出幾根金針,刺在茵茵的手臂上,她的整條手臂幾乎全黑了,而且黑色還有向脖子上進一步蔓延的趨勢,所以葉皓軒用金針暫時封住了她的穴道,毒性暫時阻檔在手臂上,接下來在慢慢的想辦法。

    “小葉,你有什么好的辦法沒有?”桂老問。

    “辦法是肯定有的,茵茵這個問題算不是太嚴重,想辦法把毒給逼出來就行了,從傷口上看,這蛇是屬于五步蛇,毒性尤強,可能要持續治療上幾天毒性才能完全化解去。”葉皓軒道。

    “那就好,能保住就好……”黃明夫婦這才松了一口氣。

    葉皓軒又取出了剛才給布蘭妮男朋友吃的那種藥丸,喂茵茵服下去,然后取出金針,快速的在她手臂上的幾處穴道上刺了下去,然后手指挨個在金針的針尾處一彈,六根金針的針尾都微微的晃動了起來。

    “彈針……”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葉皓軒施針救人,但是桂老還是忍不住驚嘆,葉皓軒施展出來的彈針就是傳說中的以氣御針,就算是在古代,能施展這種針法的也不可能會是一個年輕人,因為這個需要一定的氣功底子,而關于醫道方面的氣功,沒有二十多年的苦煉根本不會有火候的。

    這看起來簡單的一彈,其實蘊含了許多醫道絕技。

    這針足足晃了十余分鐘才緩緩的停頓了下來,只見茵茵手臂上猙獰的傷口里面流出許多黑色的血,直到最后,她身上的血變淡,葉皓軒這才把針取出來,然后為她的手臂上灑上止血的藥粉,用繃帶纏了,這才算完事。

    這個時候,躺在手推車上的茵茵這才悠悠的轉醒,她的那條黑紫嚇人的手臂現在已經基本上恢復了正常了。

    黃明夫婦驚喜的抱著女兒,不住的向葉皓軒道謝,這時候茵茵已經恢復了正常,只是受驚嚇過度,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打量著葉皓軒。

    “回去以后多休息,多喝水,明天和后天我去你家,幫茵茵針灸,把身體里的毒素全部清理出來,以后就沒事了。”葉皓軒道。

    “那好,多謝你了小葉,你真是我黃家的大恩人,以后你有什么事情盡管來找我。”黃明握著葉皓軒的手不停的道謝。

    黃邵輝過來拍了拍葉皓軒的肩膀,然后上了車跟著他的小叔一起離開。

    “桂老,時間不早了,我也回去了。”葉皓軒向桂老道別。

    “那好,回去好好休息。”黃老笑道。

    “你,你不能走……”

    直到這個時候,一個生硬的聲音才在一邊響起,布蘭妮咬咬牙,叫住了葉皓軒。

    “怎么,你還有事情?”葉皓軒冷冷的說。

    “你,你還沒有把杰西治好,你不能走。”布蘭妮盛氣凌人的說。

    “我為什么要幫他治?”葉皓軒反問道。(妙醫圣手葉皓軒4646097)-- ( 妙醫圣手葉皓軒 http://www.xnxtix.tw/113/1137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nxtix.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