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許22、不允許再逃避

文 / 鳳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姜然的婚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溫蒔的電話響了起來。

    那邊不知道說了句什么,他忽然間就往寧煙玉這邊看了一眼。

    而后平靜而淡定的跟電話那邊說了句,“他酒后開車,能怪得了誰?能活是他命大,救不活也是他活該。”

    電話那邊的程錦瑟聽到溫蒔說話的語氣和內容的時候,忍不住微微嘆息了一聲。

    她那個侄子也確實是被她嫂子給嬌慣的太不成樣子了。

    而且溫蒔別看平時總是笑呵呵的,但是,卻是比誰都油鹽不進。

    他對程曼煬的態度一直強硬,就像是當年非要讓程曼煬進監獄一樣。

    所以現在聽到他這話她倒是一點都不意外。

    可雖然不意外,但是多少還是希望溫蒔不要說的太難聽的。

    “他就算是再怎么不討喜,那也是條生命,那是你舅舅還有舅媽的命根子,如果他出什么事了,只怕你舅舅和舅媽也就活不下去了。”

    “呵。”溫蒔冷笑一聲,“他們活不下去跟我有關系嗎?就像當初程曼煬隨隨便便就撞死人的時候,別人的家人活不下去也跟他們沒有關系一樣。”

    程錦瑟被他一句話堵的說不出話來了。

    半晌,她嘆了聲,“算了,這也算是報應吧,你要是沒空的話就不用過來了,我現在過去看看去。”

    直到掛了電話,溫蒔的目光都一直沒有從寧煙玉身上移開過。

    寧煙玉在舞臺上跟那個伴郎站在一起,也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也不知道是不是溫蒔在場的原因還是怎么回事,此時,她總覺得心里不安的厲害。

    “煙玉!”姜然在旁邊皺眉叫了她一聲,寧煙玉才猛的回過來了神,

    “戒指!”

    “哦!”寧煙玉趕緊把戒指遞給了姜然,遞過去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往臺下看了一眼。

    這一看,就微微愣了一下,剛才溫蒔所在的位置現在已經空無一人。

    溫蒔走了?

    寧煙玉捏了捏手指,走了也好。

    寧煙玉低下頭去,掩住了眼底的酸澀。

    婚禮結束以后,安頓好姜然,寧煙玉就準備離開了。

    可就在這時,姜然忽然叫了一聲,“劉斌,你送一下煙玉吧,她不會開車。”

    那邊也正在準備離開的伴郎動作一頓,轉頭看向寧煙玉,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好啊,能送美女,是我的榮幸。”

    寧煙玉皺了一下眉,她有些不解的看著姜然。

    這貨到底在搞什么?

    姜然笑笑,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了句,“你是打算放棄溫蒔了嗎?那就從新開始,這樣,你也放棄的干脆,溫蒔那邊也能死心了。”

    “這個,是我老公事務所的合伙人,年輕有為,跟你絕配!”

    寧煙玉猛的皺了下眉,“姜然!你明明知道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現在是單身,而且,忘掉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所以,這個人,我就幫你介紹了,至于接不接受,你要怎么答復人家,就看你自己的了。老公~我累了。”

    姜然說完,就站起身來,往自己老公那邊走去。

    而那個劉斌,則站在原地挑眉看著寧煙玉。

    寧煙玉深吸了一口氣,往劉斌那邊走了過去,“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姜然她竟然胡亂張羅,我,我有喜歡的人。”

    劉斌笑了下,“我知道,之前跟你說話的時候,你的目光就一直沒有從一個人身上離開過,剛才在臺上的時候也是,一會兒往那邊看看,一會兒往那邊看看,他走了以后,你整個人都像是蔫了一般。”

    寧煙玉張了張嘴,片刻后微微笑了下,“不好意思。”

    “這沒什么,說實話,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還真挺喜歡你的,畢竟長的這么漂亮,也這么有能力的一個人,很難讓人不喜歡,但是,我這個人有一點好,那就是,若知道不是自己的,就會很快放棄,所以,你不必有負擔,不管怎么樣,從今天起,做個朋友總是可以的吧?”

    寧煙玉忍不住笑了起來,“很榮幸,劉大律師。”

    “應該是我榮幸,寧大醫生。”

    兩人相視一笑,轉身并肩往外走去。

    “我聽說你在國外呆了十年,現在猛一回來,還習慣嗎?”

    寧煙玉點點頭,“還好,在國外的時候,基本就是兩點一線,吃飯休息,跟在國內沒有什么兩樣。”

    劉斌挑了下眉笑了起來,“那你這趟國出的可有點虧啊。畢竟國外還是有不少地方可以去玩的。”

    寧煙玉唇角淡淡的勾了一下,“其實也還好,我去過不少地方,不過都是去見病人。”

    “你這就有差距了,對了,你當時......”劉斌話沒有說話,就見剛才一直跟他并肩走著的寧煙玉忽然停了下來。

    他轉頭往后看去,就見寧煙玉臉色微白愣愣的看著前方。

    他順著寧煙玉的視線看去,就見不遠處,一個男人正站在陰影處,單手插兜,也正在往這邊看了過來。

    劉斌目光微微閃了一下,轉頭看向寧煙玉,“要過去嗎?”

    其實劉斌剛才沒說,他確實是知道寧煙玉有喜歡的人,也確實是知道不是自己的,就會放棄。

    但是,現在寧煙玉是單身的情況下,他依然愿意試試。

    剛才寧煙玉在臺上看溫蒔的次數不少。

    他同時也注意到了,溫蒔的目光更是一直都沒有從寧煙玉身上離開過。

    兩人現在這樣,明顯就是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沒有在一起。

    既然沒有在一起,那他肯定要多為自己爭取點機會的。

    而且,他也能看出,現在是寧煙玉在躲著溫蒔。

    所以,才特意這樣問了一句。

    寧煙玉抿了下唇,片刻后,才低聲說了句,“不了。”

    劉斌笑了下,“那好,走吧,我的車在那邊。”

    寧煙玉收回目光,跟著劉斌往他的車邊走去。

    可她才走沒幾步,就聽到身后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她還沒有來得及回頭,手腕就忽然被人攥住了。

    寧煙玉猛的一驚,回頭就看到了溫蒔陰沉的臉。

    “溫蒔?”

    溫蒔看了那邊的劉斌一眼,也沒有回答,直接拉著寧煙玉就往自己的車那邊走去。

    寧煙玉猛的皺了一下眉,“溫蒔你干嘛?”

    溫蒔回頭看了她一眼,二話沒說,直接抬手壓住她的脖頸,低頭往她唇上吻了過去。

    寧煙玉看著他越發靠近的唇,腦子轟的一聲就炸開了。

    這些年遇到多大的事她也都能處變不驚了,卻獨獨在面對溫蒔的時候,依然青澀而緊張的就像是當年剛剛談戀愛的那個小女孩兒一般。

    當溫蒔的唇吻上來的時候,她的腦子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整個世界,好像也只剩下了她自己的心跳聲,砰砰,砰砰,快而重的,像是要把她的耳膜都要震破一般。

    溫蒔而溫蒔的這一吻,卻吻的格外的深入,一直到寧煙玉喘不上氣來,他才猛的松開了她。

    “多少年了,你還是不會接吻,笨死了!”

    溫蒔說完,目光就轉向了劉斌那邊。

    劉斌看看溫蒔,又看看寧煙玉,片刻后什么也沒說,直接轉身離開了。

    聽到劉斌的腳步聲,寧煙玉才猛的回過神來,她的臉轟的一下燒了起來。

    也是到了現在,她才找回了自己的感官,也才忽然想起,他們身邊此時還有著另外一個人。

    “你干嘛溫蒔?你瘋了?”

    寧煙玉直接甩開了溫蒔的手。

    溫蒔看著她笑了下,“是,我確實是瘋了,需要寧醫生的貼心治療,怎么樣,寧醫生,接診嗎?”

    寧煙玉瞪他一眼,“神經病!”

    她低罵一聲,狠狠的用手背擦了一下唇,轉身就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溫蒔卻笑了下,上前又拉住了她的手,“怎么?既然知道我是神經病,寧醫生你打算就這樣放棄一個患者嗎?”

    寧煙玉瞪著他,“病的太重的我看不了,你另請高明吧!”

    溫蒔死死的抓著她的手腕,說什么都不肯放。

    “我的病還有人比你更適合治的嗎?寧煙玉,你再給我裝一個傻試試!”

    寧煙玉見他這樣瞬間就有些急了,她現在計劃正在關鍵的時候,她不想這個時候跟溫蒔怎么樣,不然以前兩人之間的那些苦不都白受了嗎?

    “溫蒔,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你不要再......”

    “程曼煬出車禍了。”不等寧煙玉說完,溫蒔忽然說了一句。

    寧煙玉猛的一愣,而后眼睛瞬間瞪大。

    程曼煬出車禍了?

    什么時候?今天嗎?今天從這里離開以后嗎?那他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溫蒔能感覺出她手猛的抖了一下,他順勢直接就抓住了寧煙玉的手,修長的手指從她指縫中穿過,緊緊的攥住了她有些顫抖的手。

    雖然這一切都是她計劃的,全部都是她謀劃的,但是,說到底,這是動手殺人的事。

    若是程曼煬今天真的喪生在今天這場車禍里了,那么不管她有沒有親自動手,程曼煬這個人,也都是她殺的了。

    寧煙玉手上猛的一緊,這才感覺到,她的手竟然被溫蒔握住了。

    她下意識的掙扎了兩下,卻是越掙扎,溫蒔握的越緊。

    “溫蒔,溫蒔,你松開我,你松開,我......我,我想安靜一會兒。”

    溫蒔卻抬手把她抱進了懷里,“寧煙玉,你還想去哪安靜?嗯?咱們倆都已經錯過十年了,你還想再錯過下一個十年二十年嗎?寧煙玉!你給我聽著,以前的時候,你想逃,我放你走了,這一次,你休想再逃!”

    說完,他放開寧煙玉拉著她往自己車上走去。

    到了車邊打開車門,直接把寧煙玉給塞了進去,狠狠的甩上了車門。

    上了車以后,他看著臉色蒼白的寧煙玉,終于還是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

    “不是想安靜嗎?我什么話都不說,就這樣,你想待多久都行。”

    寧煙玉被他抱在懷里身子僵硬的不成樣子。

    半晌,她才聲音有些顫抖的叫了一聲,“溫蒔。”

    “嗯。”溫蒔應了聲,“我在,我在,不管你什么時候需要,我都在,都在的。”

    寧煙玉忽然間眼眶就濕了,“你不怪我嗎?是我,是我,是我害的他,是我......”

    “噓,不是你,是他咎由自取。”溫蒔輕輕抹掉了她臉上的淚水,“是他咎由自取,所以,你不用自責。這不關你的事,知道嗎寧煙玉,就算是你再怎么樣,他如果能不喝酒,那也就不會有事,說到底,是他咎由自取。”

    溫蒔低聲的一聲聲的安慰著寧煙玉,片刻后,他微微嘆了口氣,用低到只有自己能聽清的聲音說了句,“你就是個傻子。”

    寧煙玉原本冰涼的身體,在他懷里一點點回暖,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從溫蒔懷里掙扎起身。

    起來的時候,她的情緒已經恢復了正常。

    “對不起,我......弄臟了你的襯衫。”

    溫蒔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口處,襯衫已經濕了一片,上邊甚至還不小心蹭上了一點口紅。

    他看了一眼,就似笑非笑的看著寧煙玉。

    “那既然弄臟了,你就得負責啊!”

    寧煙玉臉上有些不自然,“我,我去幫你買一件新的。”

    說完她就要下車。

    溫蒔一把抓住她,手上猛的用力,把她又拉向了自己這邊。

    寧煙玉坐的不穩,猛地栽向了他的身上。

    “嗯!疼!”溫蒔裝模作樣的皺了一下眉。

    寧煙玉瞬間就有些慌了,“對不起對不起,我撞到你哪里了?”

    “心里。”溫蒔皺著眉,說了一句。

    寧煙玉:“......”

    她瞪了溫蒔一眼,“別鬧了,到底有沒有撞到?”

    溫蒔拉著她的手過來,“你不是醫生嗎?自己摸摸看。”

    “溫蒔!”寧煙玉頓時惱羞。

    溫蒔見狀也不敢再跟她鬧了,只淡淡的勾著唇,“心呢,肯定是被你給撞的恢復不了原樣了,這件襯衫,現在也不能穿了,煙玉,我這件襯衫可是要穿著去相親的,現在也去不了了,你說該怎么辦?”

    寧煙玉一聽他說要去相親,臉上的表情就猛的一僵。

    她把目光轉向了車外,聲音有些酸澀的說了句,“我現在去給你買,絕對不會耽誤你相親的。”

    溫蒔挑眉笑了下,“好啊,那你去吧。”

    寧煙玉身子猛的一僵,但是話都說出來了,不去也不行了,她推開車門往下走去。

    正好不遠處就有一家平時溫蒔喜歡的牌子的專賣店,她進去選了一件報了個尺寸,不到五分鐘,就拿著一件襯衫出來了。

    溫蒔唇角微微勾著,看著她站在車門口遞進來的襯衫,臉上的笑意更勝。

    “偷偷的打聽過我的尺碼?”

    寧煙玉臉上瞬間不自然,“誰打聽你的尺碼了?衣服我給你買來了,你趕緊換上相親去吧,我就不耽誤你了。”

    她把襯衫扔到溫蒔身上轉身就走。

    溫蒔趕忙下車,上前勾住了她的腰,而后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句,“你買的合適不合適都還沒看呢,這就想走了?”

    寧煙玉強忍著心里的酸澀,“溫蒔你到底想怎樣?”

    溫蒔笑了下,“不想怎樣,就是想看看你吃醋的樣子,上車,我換好衣服,咱們一起去醫院,你不要確定一下程曼煬到底死了沒有嗎?”

    寧煙玉身子一僵,她確實是要去確認一下,但是,卻從沒想過,要親自去醫院里確認。

    而溫蒔卻不允許她再逃避,以前,他之所以肯放她走,一是為了成全她,二也是不想讓她為難。

    她如果留在他身邊,想報仇,就必定會顧忌著他。

    而現在,程曼煬一個說不定下一刻就會死,即便不死,這輩子也都不可能康復起來的人,已經沒有資格再成為他們之間的阻力了。

    所以,以后不管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還是在對付程曼煬這件事上,他都絕對不再允許寧煙玉再逃避了!16...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133133186)-- ( 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 http://www.xnxtix.tw/128/1280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nxtix.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