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犧牲秦靜溫

文 / 滿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孕妻狠不乖:總裁,別碰我最新章節!

    第五百四十章犧牲秦靜溫

    宋新哲是個外人,可有些事情只有外人才能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去衡量。在外人看來秦靜溫更像是喬舜辰手里的一顆棋子,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

    “自從溫溫回來工作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了,溫溫就沒遇到過好事。壞事到是一莊接一件的發生著。”

    這種情況,就是換了為錢而生的女人都堅持不到現在。要是沒有愛,沒有孩子秦靜溫也不會承受這些。宋新哲作為一個男人都佩服秦靜溫這樣有隱忍力的女人。

    “前些天在mg溫溫出了點事,這回國才幾天啊,有弄出一個李沫來。說實話溫溫都成了大眾的笑柄了。”

    喬雨認真的聽著宋新哲的話,可聽到在mg出事的時候,眉頭皺了起來,夾菜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你說溫溫在mg發生什么事了?”

    喬雨疑惑的問著。

    “舜臣沒說啊?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喬雨的不知道出乎宋新哲的意料,可他還是把具體的情況跟喬雨說了一遍。

    “你們懷疑這兩件事情都是葉雯做的?”

    喬雨很吃驚,沒想到在國外,在喬舜辰眼皮底下秦靜溫也會遭遇不測。

    “對,雖然沒有證據,但最可能的人就是她。當時舜臣為了找回記憶把葉雯帶過去,而且葉雯在mg生活了好幾年,找幾個人把溫溫關進警察局還是有可能的。”

    “姐,壞事都壞在舜臣的記憶上了。葉雯利用舜臣什么都不確定的心里在誤導著舜臣的記憶,也在利用這層特別的關心想要舜臣重新回到她身邊。”

    既然說到了這件事情,宋新哲就多說了幾句,在他看來必須先把葉雯這件事解決了,讓喬舜辰和葉雯徹底斷了關系,這樣秦靜溫就少了一個煩惱,葉雯也不會在背地里搞小動作來傷害秦靜溫。

    “葉雯這是得寸進尺么,不是她經歷的事情非要安在自己身上。以前怎么沒看出來她這么厚臉皮,也沒看出來她壞心眼這么多。”

    喬雨惱火,宋新哲分析的事情她不用多想,因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正確的。

    “等等,不是她經歷的事情,她怎么那么容易就找到事發地點了?”

    喬雨也發現了這個不對的地方。

    “這個我不太清楚,她還說事情當時就解決了。這些話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編造出來的。還有一件事。舜臣這次帶葉雯去,主要是想起了一個檔案袋。”

    “檔案袋?”

    這又是什么,喬雨的疑惑越來越大。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舜臣只記得當時被車撞的時候,他在情急之下把檔案袋塞給那個女人了。”

    “他說檔案袋不大,但里面裝的什么他想不起來了。”

    宋新哲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喬雨。這時的喬雨眉頭皺的更緊。

    “里面裝的可能就是二叔的證據。”

    喬雨是這么想的,正好就跟那次車禍符合了。

    宋新哲一樣是這么想的,但他沒敢妄下定論。這畢竟是喬家的事,而且涉及到以前的一切家庭內部的矛盾,宋新哲就更不能亂說。

    “我們沒有找到那個檔案袋,也說不準是怎么回事。我就覺得葉雯知道的這么詳細就有些不對了。”

    “你的意思是誰把這件事情告訴她的?”

    喬雨回問著宋新哲,而且自己也是這么想的,只是無法確定而已。

    “我分析兩種可能,一個是舜臣曾經和他提起過這件事情。另一種可能就是另一方的當事人告訴葉雯的。這件事情沒有第三方知道,除了這兩種可能沒有其他。”

    宋新哲言外之意還是指向喬斌。

    “舜臣那邊你確認過么?”

    必須先確定喬舜辰那邊沒走漏風聲,才能懷疑另一方。

    “他說自己想不起來說沒說過。姐,不管舜臣說沒說過,都小心一點另一方。最好查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往來。”

    “我不是擔心別的是擔心葉雯繼續對付溫溫,要不然咱們還是把葉雯不是那個女人的事情告訴舜臣吧。也免得葉雯利用這件事情總是興風作浪。”

    宋新哲考慮的是秦靜溫,而喬雨需要考慮的是喬家的大局,所以她不同意把這件事情告訴喬舜辰。

    “算了,還是不能和舜臣說。葉雯想怎么誤導就怎么誤導吧,舜臣想不起來才是最好的事情。”

    喬雨的態度表達完以后嘆了口氣。很無奈的繼續說著。

    “新哲,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把葉雯的事情徹底解決了,讓她對舜臣死心也就不會在傷害溫溫。我也知道我這么做對溫溫來說不公平。可是我們家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一旦舜臣知道了二叔的事情,我們喬家就亂了。”

    “舜臣的脾氣你也知道,一定會弄出個結果來。可是對于爺爺來說,二叔畢竟是他兒子,他就是不站在二叔那邊說話,他也會全力保二叔一條命啊。”

    “舜臣呢,舜臣多年前就說過他要的就是那條命。他要了命了,自己還能好端端的活著么?他要是活不成兩個孩子還有我爸他們怎么活?”

    雖然知道自己的決定自私,對秦靜溫不公平,可是到現在為止沒有權宜之策只能委屈秦靜溫。

    “你說的我都懂,可是舜臣早晚都會知道的,他的病情好轉的很快,記憶早晚有一天會恢復的。”

    喬雨所擔心的一切宋新哲知道,可是喬舜辰一旦恢復記憶,這些事情都是難免的,為何還要犧牲一個秦靜溫呢。

    “我現在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說實話我倒希望她的病情不要好轉的這么快,給他自己多留一點時間。”

    喬雨在一次開始解釋自己的想法。

    “舜臣古怪狠戾的心態是從母親去世開始,如果他沒有這種心態對二叔不會怎么樣或者說不會自己用手段去傷害二叔,他會有一個正確的觀念去對待著件事情。可是他的心態是不會輕易放過二叔的。”

    “新哲,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舜臣自從認識溫溫以后這種心態正在改變。他不像以前那么消極,做事情也不在極端。”

    “還能看到他的笑容,能和他坐下來好好談心。跟我爸的關系也好了很多,父子二人能坐下來探討事情,能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吃飯。這些都是他的改變。”

    “我說想讓他給自己多留一些時間,就是想讓溫溫更好的改變他,等他的心態能真正的靜益下來,等他自己能看輕仇恨能釋懷的時候,在讓他想起一切,到時候就是皆大歡喜。”

    喬雨一口氣把自己的想法說給宋新哲聽。有些話她跟宋新哲說過,但有些話她沒說過。比如讓秦靜溫改變喬舜辰的事情。

    這次輪到宋新哲長出一口氣了。喬雨說了這么多歸根結底都是為了喬家人的皆大歡喜,但宋新哲也聽明白了,喬家的皆大歡喜必須有秦靜溫這個人,必須以犧牲秦靜溫為基礎。

    可是喬雨怎么沒想過,如果這個過程比較漫長,秦靜溫要受多少苦,這些苦難的折磨她是不是都能挺過來。

    宋新哲這樣想著,但他沒說出來。現在看來喬家不只是喬德祥一個人自私,只要是姓喬的都以他們家的事情為天。

    這頓飯算是白吃了,除了填飽肚子沒有任何意義。雖然該說的話都說了,卻沒有一點改變。秦靜溫該受的苦難還是要繼續,一樣都少不了。

    薛瑤定了機票,由于喬舜辰緋聞的事情不得不改簽了,她擔心秦靜溫把苦水都咽進肚子里,也擔心秦靜溫因此而得心病。

    又是一個周六的早上,薛瑤和唐丹妮為了開導秦靜溫,把秦靜溫約出來一起爬山,想帶著她到山頂大喊幾聲釋放一下。

    “看來我的體力真的不行,歇一會吧,我都要累死了。”

    秦靜溫停下登山的腳步氣喘吁吁的說著。自從生完孩子以后她的體質一直就不好,又因為王碩的事情流血過多大病一場。總之現在她就是爬不動山了。

    在前面的唐丹妮和薛瑤,看到秦靜溫實在爬不動又返了回來。三個人找了一個不礙事的地方坐了下來。

    “以后每天早一點起床,堅持晨跑對身體有好處。”

    薛瑤提著意見,看著秦靜溫她就心疼,還不知道怎么幫忙。

    “好,我一定堅持。不過你不走了么?”

    秦靜溫側頭問著薛瑤。

    “擔心你呢,怎么走啊。”

    回答的是唐丹妮。

    本想婉轉一點說,可是秦靜溫又不傻,明明白白的事情婉轉的說出來也沒用。

    “擔心我有什么用,擔心不過來的。不過你留下陪我說說話,陪我出來散散心,的確挺放松的。”

    “幸虧我還有你們啊,要不然活著真沒有意義了。”

    秦靜溫很感激薛瑤為了她暫時留下來,這樣她能安心一些,楚楊也多了一些機會。

    “是你活的太傻了,你要是事故一些,圓滑一些。你要是尖銳一些,城府一些生活就有意義了。你總是一味的忍讓,什么都自己扛下來,你覺得你能扛到什么時候。你都不覺得累么?”

    薛瑤和唐丹妮一樣的態度。希望秦靜溫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反擊,都要強勢的去解決,而不是一味的忍讓。

    “累啊,怎么就不累呢。”

    秦靜溫苦澀一笑。

    “父母剛離開那會,我帶著生病的靜怡,還帶著巨額外債,那個時候一心賺錢,只想把靜怡的病治好,只想把父母留下的外債都還完。”

    “每天除了本職工作還要兼職小時工,每天累的要死。可是那時候我是充滿希望的,我累的是身體,只要睡一覺之后就滿血復活了。”(孕妻狠不乖:總裁,別碰我..142142402)-- ( 孕妻狠不乖:總裁,別碰我 http://www.xnxtix.tw/136/1362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nxtix.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