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陣法師都是不怎么說話的話匣子

文 / 筆名清自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這天道我不干了第167章陣法師都是不怎么說話的話匣子下界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境界,在這里竟然只需要半年!

    由此蘇丹河對兩個世界的差距有了個大體概念。

    “有什么不懂的就問何笑風吧,他能為你解答。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告辭!”

    司徒明曉回萌貓界初始村去了,待會兒還要給小師姐加餐,他著急回去準備食材。

    司徒明曉說完便消失無影了,只留下何笑風與蘇丹河在這廣袤的天地間。

    何笑風摩挲著下巴,歪著腦袋打量了一下蘇丹河,笑著問道:“蘇姑娘該不會是某位神界主遺落凡世蒙塵的明珠吧?”

    神界主,顧名思義就是神界之主。

    蘇丹河搖了搖頭,并在心中吐槽,阿爹連界主都不是,阿爹只是個愛喝酒的糟老頭子。

    她不能提及自己的身份跟來歷,也不能去問多余的事情。

    “何前輩就莫要多問了,關于我的事,我不能說的。”蘇丹河說道。

    “你這一聲前輩喊得我直發慌。”

    連司徒明曉都要稱呼蘇丹河一聲蘇姑娘,他被蘇丹河叫一聲前輩豈能不慌?

    何笑風抬手撓了撓頭,說道:“蘇姑娘不必太過拘謹,你我之間無需繁文縟節,將我當做普通的朋友便好。”

    “不行不行!”蘇丹河連連搖手,“阿爹說了,禮不能廢,輩分不能差。”

    蘇丹河的阿爹比較看重輩分,他們曾經追隨青陽蓮生的兄弟們都還在,后代也排列有序,輩分自然不能亂。

    而修士一般也就只看幾代之內的,畢竟修士的壽命都太長了,論起輩分能論到萬萬代。

    “那蘇姑娘隨意,怎么舒服怎么來。”

    “嗯。”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習慣。

    “走吧,我帶你去見一下我那徒弟。”何笑風帶著蘇丹河尋著他那徒弟的方位而去,“沈姑娘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若是能回答的,我一定知無不。”

    “何前輩能為我講一下世界之間的等級嗎?這一趟又是神界又是天域的,我有些懵。”

    蘇丹河早就想問了,別人都是一步步飛升,而她一躍到神界,又下到天域,不懵才怪。

    何笑風不知道蘇丹河是下界飛升的圣人,還是圣域出生的圣人,又不能問,只好從頭講起:“下界是圣域的下屬世界,凡人入了圣境便可飛升圣域;同理,圣人入了天境,便可飛升天域;而天人入了仙神境,便可飛升神界。

    已知神界有十,我們來的世界,便是十方神界之一的東創神界。而我們現在所在的世界,便是東創神界的下屬天域,空潼天域。

    至于神界之上有沒有世界,就不得而知了。傳說中的仙神九轉,十方神界中最高才仙神六轉神王境,送你來的明曉神王便是六轉神王境修為。”

    “什么?那他豈不是十方神界最厲害的?”蘇丹河無比震驚,她原本就以為萌貓界藏界山中有位高階圣人,可沒想到居然有位這么厲害的大人物。

    萌貓界藏界山中有什么好東西?竟然會有這么厲害的人在那?那道友呢?能差使十方神界最高境界的六轉神王境強者,那道友會不會傳說中的仙神后三轉?

    蘇丹河腦海中刮起風暴,開始一陣亂猜。

    殊不知,十方神界最高境界的仙神六轉神王境強者在藏界山不過是個打雜的小弟,每日攤攤煎餅,喂喂小師姐。

    “明曉神王很強,但卻不是最強的,在明曉神王還是仙尊的時候,明曉仙尊的名號十方神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被譽為十方神界最強仙尊,神王境下第一人。曾以仙尊之力硬撼西極神界的問隱神王而不敗,神王不敵仙尊,西極神界主顧于西極神界的顏面強制喊停,二人以平局收手,明曉仙尊一戰成名。”

    提到自家神王的強悍之處,何笑風一時沒把持住說出了司徒明曉的光輝事跡,雖算不得什么隱秘,但卻超出了他回答的范疇,嚇得他連忙捂住嘴巴。

    “咳咳咳,我什么都沒說,蘇姑娘什么都沒聽到。”

    “我啥都不知道。”說道很自覺地捂住耳朵,示意什么都沒聽到。

    “還有啥問題待會兒讓我那徒弟回答你吧,你的問題他都能回答,我平常一個人很少說話,一旦有機會說話就沒邊兒了,萬一說了不該說的就不好了。”

    何笑風跟蘇丹河的性格很像,可能是陣法師們的通病,喜歡一個人呆著,不怎么說話,可一旦有機會說話,便打開了話匣子如大壩決堤一發不可收拾。

    “嗯。”

    蘇丹河應了一聲,他明白這些都不是她該知道的,十方神界的事情對她這個下界的圣人來說太過遙遠了。

    圣人二顯對她來說是莫大的機緣,除了圣人二顯外,這里的一切都與她無緣,萬不可因為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而斷送了機緣。

    知道了就知道了唄,穹有道沒那么小肚雞腸斤斤計較,他之所以不讓蘇丹河問,也不讓何笑風說,是因為怕蘇丹河好高騖遠,或徒增壓力,那些事情距離她太遙遠了。

    穹有道不讓蘇丹河問可不是怕暴露身份,除了穹曉小跟司徒明曉可沒人知道他的身份。

    何笑風帶著蘇丹河穿越著一片巨木的密林,參天的巨木是真正意義上的參天,錯綜復雜的樹根堅如磐石,小船般的巨大葉子上可站數十人。

    原本無比危險的巨木密林,因為何笑風的路過而變得無比安靜。

    笑面的何笑風一掃周圍負能量,使蘇丹河感覺不到那濃重的殺戮氣息與壓抑氣氛。

    那巨木上的抓痕讓人驚心動魄,東倒西歪的巨木顯然剛剛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斗。

    看著現場的一片狼藉,蘇丹河猛地吞咽口水。

    在下界她可只手拔山河、點破江山,可在這,她發現即便用盡全力,也無法在那巨木上留下絲毫痕跡,可見兩個世界上的差距,也可見那在巨木上留下抓痕、將巨木撞歪的東西該有多么恐怖。

    而更恐怖的是她身邊的人。

    遙隔萬里便聞這邊巨獸嘶吼,那怒意沖天、不死不休的獸吼振聾發聵。

    可來到一看,不見廝殺的巨獸,也不見倒地的尸體,只見一片狼藉的戰斗現場。蘇丹河知道,是因為他們的到來,讓原本死斗的巨獸不得不暫時休戰。

    準確的說,是因為她身邊的人,因為何笑風。

    “剛剛這里的是什么?”蘇丹河問向何笑風。

    “嗯……這個……”何笑風摩挲著無胡的下巴沉吟了一會兒,“這個問題本不該回答,可你未來要一直待在這里,所以有權知曉這里的一切。”(這天道我不干了..148148194)-- ( 這天道我不干了 http://www.xnxtix.tw/142/1423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nxtix.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