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受氣

文 / 金一新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屠德隆有些氣憤的說道,秦縣長,招商引資的企業是一定要在開發區東邊的地盤上落戶的,總不能因為開發區的規劃調整就對前帳一概不認了,這也是政府出面牽頭好不容易招來的客商,要是咱們先違反合約,這不是逼著人家走人嗎?

    秦書凱不耐煩的口氣說道還擊道,這件事不是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嗎?開發區的規劃調整是政府行為,不是你我哪個人的事情,只要客商有進駐的想法,我們紅河縣自然會按照合同有土地供應,到時候到底哪塊地拿出來供給客商,還要經過縣委縣政府的常委集體討論才行,這么大的事情,我一個人也不能拍板是不是?

    聽秦書凱說話的口氣,倒像是屠德隆在故意為難他一樣,這讓屠德隆當真的要氣的吐血。

    屠德隆瞧著眼下這形勢,就算是自己跟秦書凱在他的辦公室里磨破了嘴皮,估計也是落不下什么好,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不說,還要惹的生一肚子的氣。

    屠德隆只得悻悻的站起身來說,秦縣長,既然你這么說,我也只能回去讓人把申請交上來,希望縣委縣政府能盡快解決開發區規劃調整后的諸多遺留問題。

    秦書凱見自己跟屠德隆的首戰告捷,也不想跟他多言傷了和氣,公事公辦的口氣說,屠書記還是把報告打上來再說吧。

    屠德隆是不了解秦書凱的個性,此人經過千錘百煉后,現在的個性是遇弱則弱,遇強則強,若是屠德隆能當著他的面稍稍裝點孫子,說不定還有些便宜可以賺,像今天這樣擺出一副當仁不讓的嘴臉,只會更加激發秦書凱的斗志。

    屠德隆從秦書凱的辦公室出來后,心里憋著一股氣無處發泄,當司機問他是回開發區辦公室,還是要去別處的時候,他沖著司機就吼了一句,你沒腦子嗎?現在上班時間,當然是去辦公室。

    司機見屠德隆一副火大的表情,愣是沒敢再多說一句話,這句話原本就不通嘛,難道上班時間就必定是去辦公室嗎?現在也是上班時間,你不是就去了縣政府這邊辦事?

    司機只敢在心里嘀咕幾句,表面上還得順從的開車,依照領導的指示辦。

    所以說,為什么領導的司機跟領導之間的關系能比一般人都密切的多,從領導的情緒這個角度分析也是原因之一。

    當著自己司機的面,領導往往是不會過多的掩飾自己的情緒,畢竟是自己身邊服務人員,若是每次見面還要裝模作樣也的確是挺累的,比較聰明靈活的司機會利用領導各種不同心情下的不同表現,盡量的讓自己的服務更周到細致些。

    比如領導喝醉了酒,司機要是直接開車把領導送回家自然是交差了,領導酒醒后肯定要責怪你,為什么把醉醺醺的自己送回家,受了老婆的白眼不說,一晚都沒睡好,影響第二天的工作。

    時間一長,領導心里對司機的不滿積累到一定地步后,自然是會主動選擇調換司機。

    碰到這種情況后,會做事的司機會在跟領導熟悉之后,在這方面達成一種默契。

    領導喝醉了,送到賓館還是他自己的辦公室內?跟領導家里聯絡的時候,謊言該怎么說?安妥當之后,司機全方位的伺候著,直到領導酒醒,這樣的司機才是一個成熟穩重,又熟韽領導心思的好司機。

    所以說,領導的有些事情,老婆不一定知道,司機卻一定知道,說的正是這個道理,身為領導的貼身司機,跟領導亦步亦趨,只要對領導一片忠心之余,再多用點心思順著領導的意思辦事,領導自然會越來越離不開如此得力的下屬,時間長了,司機的好處自然也就滾滾來。

    洪老板的圍擋規模比較大,一樹起來,立馬驚動了相關人等。

    屠得虎聽底下人匯報此事后,立馬找到哥哥屠德隆的辦公室,一副質問的口氣,問他為什么對有人公然占地盤的行為不聞不問。

    屠德隆剛從秦書凱的辦公室里受了一肚子的氣回來,現在又屠得虎一番責怪,心里更是氣的難受。

    當著屠得虎的面,他不忍過份發火,只是沒好氣的說道,你懂什么?這里頭沒你什么事情,你少摻合。

    屠得虎有些氣不過的口氣說,這里頭怎么就沒有我的事情了?哥,你可別忘了,咱們兄弟最賺錢的項目是什么?不就是過工程嗎?咱們兄弟的工程大多都在你開發區的地盤上,現在開發區這邊最好的地塊被別人給占用了,你說我能不著急嗎?

    屠德隆見屠得虎的火氣比他還大,只得耐下性子說,著急有什么用呢?開發區的調整規劃已經確定了,開發區東邊的地盤已經被劃分出去了,咱們就算是著急也還是要走程序才能得到使用那塊地的權力。

    屠得虎伸手拍了一下辦公桌說,哥,你怎么這么死腦筋啊?要是真等你把什么程序走完的話,只怕東邊的地段上就沒什么好地了?還不早被外來的工程隊給搶占了?

    屠德隆被屠得虎的吵嚷弄的有些頭疼,他有些不耐煩的沖著屠得虎說道,你倒是說說看,現在情況就這樣了,規劃已經調整了,東邊那塊地又不是我一個人就能說了算的,你讓我有什么辦法?

    屠得虎脫口而出道,你沒有辦法,我有辦法啊,只要我出手,擔保那幫普水過來的工程隊不敢造次,夾著尾巴主動走人,他秦書凱不管要在那里蓋什么,都還得用咱們公司的人馬才行。

    屠德隆明白弟弟屠得虎說的所謂辦法,不過是黑道的一些手段,給人家一點苦頭吃吃,讓人家工程隊的老板不敢在這片地段上再呆下去了。

    屠德隆感覺自己的頭腦有些亂,理智告訴他,屠得虎的那些招數,現在還不能隨便使出來,現在情況還沒有嚴重到那種地步,他就不信,秦書凱在紅河縣里能一手遮天,經過程序后,東邊的地段上總能爭取到自己的一些利益。

    想到這里,屠德隆對屠得虎擺手說,你先稍安勿躁,有些事情不是著急的事情,你先讓我考慮考慮,千萬不要隨便大意出手,一旦被人抓住了把柄,我們可就更加被動了。

    屠得虎惡狠狠的口氣說,我怕他個逑,不要說他秦書凱是個縣長,就算是他是個市長的,到了咱們紅河縣的地盤上,還得聽我的擺布。

    屠德隆沖著屠得虎一立眼說,老虎,說什么呢?這大白天的,就敢直呼其名這么說話,要是被小人聽見了,豈不是又要多事,你聽我的話,開發區這邊的情況現在還沒有理順,我相信總有辦法解決問題的。

    屠得虎見哥哥跟自己觀點不同,也沒什么興趣跟他繼續爭論下去,轉身自顧出了屠德隆的辦公室。

    在屠得虎的眼里,屠德隆這樣前怕狼后怕虎的根本就辦不成什么大事,現在秦書凱都欺負他到這份上了,他竟然還妄想著走什么程序來解決問題。

    在屠得虎的心里,只怕這次哥哥遇上的難處,沒有自己及時出手幫忙解決是肯定不行的,只不過,秦書凱此人的確跟縣委書記張東健差別太大,此人說話做事相當強勢,從一些蛛絲馬跡看來,此人好像也有些涉黑背景,跟這樣的高手過招,自己也要小心行事才行啊。

    屠得虎從屠德隆那里出來后,自己開車一個人瞎轉悠,猛然有輛銀灰色寶馬車從他的車旁疾馳而過,那速度沒有130碼,也有120碼,在限速20碼的縣城內繁華地帶,竟然把車開到這么快,這廝實在是過于猖獗了,怎么交警竟然看見沒跟看見一樣?

    屠得虎心里一下子被撩撥起了斗志,自己的跑車也不是吃素的,難不成還跑不過那厚墩墩的老寶馬?

    屠得虎腳底下加大油門,沖著前面已經跑的很遠的銀灰色小點追去。銀灰色的寶馬車繞上了外城路,路面上沒什么人,寶馬車越發張狂起來,從遠處目測,速度應該已經到了150碼,屠得虎不由自主的咬住下嘴唇,腳底下一使勁,手里的跑車立馬飆升到了180碼的速度。

    三分鐘后,屠得虎的跑車已經跟寶馬車處于平行位置,他有些得意的往隔壁的寶馬車上駕駛員位置瞧了一眼,忍不住笑了,開著寶馬車狂奔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跟自己經常一塊吃喝嫖賭的董大茍。

    董大茍也發現了屠得虎,兩人慢慢的在路上停下車來,屠得虎先下車倚在自己的車輛后備箱位置,沖著董大茍笑道,你那老寶馬早該換了,都累成什么樣了,一點速度感都沒有?

    董大茍對屠得虎的實力是心知肚明的,湊上前來,從兜里掏出好煙敬上說,我這小打小鬧的生意,哪里能比得上老虎哥的生意做的大,就這寶馬車還是我好不容易攢的私房錢買的,你還不知道我那哥哥,整天不準這樣不準那樣的,把我的耳朵都快磨出老繭了。

    董大茍的這句抱怨,算是說對了屠得虎的心思上,他深有同感的無奈一笑說,兄弟,彼此彼此啊。

    董大茍也倚靠在屠得虎的跑車后備箱上,兄弟兩一并排邊抽煙邊聊著。

    董大茍問道,怎么?老虎哥在屠書記那里也受氣了?(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6262709)--(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33404)-- (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 http://www.xnxtix.tw/33/336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nxtix.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三字解平特